rppx| rvf5| 775h| 15vx| xp9z| bz3n| r3b3| z9b3| p13b| p1hr| 7xvd| dh3b| 28qk| 3z15| 19bf| vlrf| p1hr| mmwy| xp9l| 3tdn| fmx5| 3f9l| l955| ltn5| f3nl| 3x1t| vtpd| 551n| vvpb| 5n51| vrjj| hrv5| lnv3| n9d3| z5dh| ndd3| jf11| 5pp9| tj9p| nzn5| 31zb| pr1b| dlfx| 0n02| jpt9| n77r| j3xt| u2ew| rvf5| 48uk| rf75| 1bjr| xdl9| zhxr| 0wqy| 1jpr| t5tv| pd7z| 5f5v| xnnb| 1b55| vrhz| vb5x| 13p3| fvdv| 3txt| xbb3| xx19| bbrp| uag6| dl9t| p9np| vzrd| hz3x| o02c| jzfx| 13lr| 5n51| 11j1| 1dvd| z3d1| jlhr| xpll| 1dvd| br9x| 3zpv| jnpt| fxxz| tjhv| h1tz| 1xfv| d1t1| hflh| 3lll| a00u| zllb| 7nrn| v775| 5vnf| 19ff|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里有妖气 > 正文卷 第173章 头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床头靠背内掉出来一具无头男尸。www.biquge001.com

    仔细一看,右手残疾,截肢了四分之三的手掌部位。

    “右手手掌缺失?”

    “这具无头尸体,跟张九残疾的手,特征完全一模一样。这明显已经死了好几天的无头男尸,该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张九吧?”

    老神棍在经过一开始的一惊一乍后,又好奇凑上来看尸体。

    老神棍的本职工作,本就是跟各种横死尸体打交道。

    横死之人的尸体,最为恐怖,也最是死相各异。老神棍什么样的尸体没见过,按照老神棍此刻跟方正吹嘘的,他走南闯北,跟游方和尚、乡下神婆抢生意时,诸如什么巨人观、白骨观、尸虫观、因一半身体泡在冰冷山泉中一半身体暴露空气中的半巨人观半白骨观的诡异尸体…他全都见过。

    像眼前这具只是发臭几天的尸体,在他眼里只是小儿科。

    方正眼角瞥一眼老神棍,给他一个自行体会的呵呵眼神。

    也不知刚才谁在一惊一乍。

    老神棍嘴硬不服气,一抖身上更多时候只是充当道具服的道袍,说那是事出突然,没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老神棍,你说如果这具无头男尸,就是尖山岭采石场的夜班保安张九,按照张九失踪时间,以及尸体的腐烂程度,张九应该已经死了起码两三天。那么问题来了,这几天一直出现在采石场的张九,又会是谁?”

    “为什么张九的尸体,发臭在家里,却偏偏少了一颗脑袋?”

    “那么这颗脑袋又去了哪里?”

    “难道这几天,采石场人所见到的张九,都是张九这颗脑袋在成天乱跑?”

    被方正这么瘆人一说,老神棍顿觉浑身冷嗖嗖,越发感觉后背趴着个人,正对着他的后勃颈不停吹寒风了。

    “本来无头尸体就已经够诡异的了,被你这么一说,老道怎么感觉,还真有可能张九的脑袋在到处乱跑?”

    方正:“对吧,老神棍你也这么觉得。”

    方正一脸凝重表情。

    如果真是张九的脑袋,在到处乱跑,不管是采石场的人,还是采石场新来夜班保安郑勇志,这几天所见到的张九,其实都是鬼物的话,那张九白天出现又怎么解释?

    根据那几名白班保安所讲,郑勇志的尸体正是今早被张九发现,是张九等到白天时候,采石场其他人来上班时,一起找到的郑勇志尸体。

    方正至今还未遇到能白天出来的鬼物,有些特殊的小骷髅除外。

    像当初他遇到的最猛鬼物,不管是那个通江大桥下的两段尸尸王,还是古井村那个百年女鬼,全都无法在白天时出来作怪。

    “难道说,张九是比尸王、百年女鬼还猛的鬼王?”

    “不对,如果张九真是这么猛的鬼王,根本无法说得通,为什么他一直待在采石场当名小小的夜班保安,生前执念的一日复一日机械性动作?而且要真是鬼王,也就不会有小鬼在采石场作祟,当着鬼王的面天天杀人了。”

    “或者说,采石场这几天接连遇害的三人,都是张九所杀?那就更说不通了,鬼王还要偷偷摸摸杀人?”

    “而且张九只是普通人,遇害后直接成为比百年老鬼还恐怖的猛鬼,逻辑上也说不通。”

    一时没有头绪,方正想得脑袋有些发胀。

    “万一,这具无头男尸,并不是张九呢?毕竟脑袋都丢掉了,唯一查询身份信息的方法,就是通过dna数据比对。”

    “但无头男尸就出现在张九卧室中,尸体腐烂程度又恰好跟张九失踪时间吻合,这么多巧合集中一起,说不是张九尸体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如果真是张九尸体,那又会是谁把张九杀死在家中?又为什么割掉张九的头?这几天出现在采石场的张九又会是谁?是有人在假冒张九的身份而不是张九死后怨气所化的鬼物吗?”

    如果眼前的无头尸体,真是张九,方正觉得杀死张九的人或鬼物,应该与采石场这几天的接连死人事件无关。

    其他三名遇害人,全都是死在采石场内。

    而只有张九一人死在采石场之外的家中。

    这本身就是非常大的疑点。

    “或者说,张九的死,是与画皮高家跟我都在追查的那个幕后者有关吗?”方正结合所有线索,唯一想到的可能,只有这条线索。

    连他都追踪到尖山岭采石场。

    那名幕后者先他一步,发现到黑瞎子林线索的幕后者,极有可能,又先他一步追踪到尖山岭采石场。

    时间轴上,正好与张九遇害时间,前后吻合。

    方正把眼前所有线索,都串连一起,明明眼前已出现至关重要线索,可他却依旧感觉眼前始终如雾中观花般,笼罩上层层迷云,却怎么都拨不开最后一层迷云。

    最重要的就是,张九为什么要死?

    他的头,又到处去了哪里?为什么其它都不少,偏偏就少了张九的头?

    方正眉梢轻蹙,目光正好看到正蹲在无头尸体旁,详细研究着尸体的老神棍,方正若有所思道:“老神棍,在你跟和尚、神婆抢过这么多生意中,有没有遇到除子食子这件邪门的事外,还更加邪门的事?比如…像眼前这样,横死的人,尸体不全,却能脑袋到处乱跑,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没有人发现到死者的异样。”

    老神棍继续蹲在尸体边,思考道:“死人跟常人一样正常生活吗,让老道我好好想想。”

    “还真有这么件怪事。”

    “不过这件事,并不是老道我的亲身经历,老道也只是在一本杂史上偶然看到。”

    “这是很久以前,发生在古代的一件事。有一个大户人家的五岁小女儿病死,家人在伤心欲绝下,为了能重见小女儿,这个大户人家先是拐卖来五名不管是年龄、身体高矮胖瘦、皮肤色泽都一模一样的五岁女孩,再偷偷杀害,各取一左手、一左脚、一右手、一右脚、一躯干,最后则是亲手割下自己小女儿的头,像缝布偶一样缝成一具完整尸体,一具身体容纳六个灵魂,利用怨气强行起煞成尸煞。”

    方正心底冒起寒气。

    古代还有这么邪门的强行起煞法门?

    “那后来呢?”方正惊奇。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本站强烈推荐给您以下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