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q0 rff3 cln3 xvzr v1d9 h9zz jju7 j17l 64iv 3335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0156章 推论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看啦又看)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那些血点子已经让我看了不差三遍了,但我依旧没看出个子午卯酉,我就问蒋头儿道:“你说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啊?”

    蒋头儿还是指着墙壁上面的血点子,他跟我分析说:“前面我已经说了,根据现场的环境来看,宋娜娜当时的状态是脖子枕在了铁轨上面,火车行驶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头先飞了。紧接着,她的身体其他躯干势必会被火车接着往前推而继续碾压,而她的身体在当时会出现一种很难想象的不规则滚动动作,而且一边滚一边碎,但是呢,人在活着的时候,体内是有血压的,如果人体一旦撕裂的话,压力会瞬间失控,再加上火车碾压的那种力量,那么那些血迹势必会朝着两侧突然爆开,也就是说,血迹不可能会被喷射的那么低!”

    我依旧有点蒙,蒋头儿跟我说的这些话我大体已经听明白了,但是还有一点挺古怪的,那就是蒋头儿刚才特意说“活着”这两个字,我心想,难道在被火车碾压以前,宋娜娜就已经死了?

    我问蒋头儿,“是这个意思吗?”

    蒋头儿冲我点了点头,他说宋娜娜绝对在被碾压以前就已经死了,我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肯定,他就领着我跟刘威,走到了那些血点子的前面。

    我们仨蹲在墙边,刘威也许是看蒋头儿有点不爽,就说你扭扭捏捏的干啥?咋这墨迹呢?你跟我们俩装这个逼有啥用?

    蒋头儿无语的白了刘威一眼,他深知自己说不过刘威,也没搭理他。

    紧接着,蒋头儿指着我们面前的那些血点子,他问我看没看出什么门道。

    我仔仔细细的看着墙壁,上面的血点子此时已经黑了,但是看起来依旧狰狞恐怖。

    由于注意力的高度集中,墙壁上的那些血点子此时在我的眼前,好像开始旋转起来。

    我知道这是错觉,但我此刻却已经深陷其中。

    密密麻麻的血点子在我的眼睛里头组成了一个神奇的画面,眼前的画面就好像是一个行驶当中的车轮子,向前行驶,也就是往我的左面旋转。

    我脑海一惊,蒋头儿好像看出来了,他就问我是不是有问题。

    我点头说是,紧接着我站起身,看了眼铁轨两侧,我告诉他,“头儿,墙上的血点子,好像是车轮子给甩上去的?”

    为了求证我说的到底对不对,我还特意用了一种疑问的口气,蒋头儿很满意的冲我点了点头。

    这时候刘威也过来了,他搂着我的肩膀头子就问我是咋看出来的,我指着墙壁上的血,就说:“你们看啊,这些血点子虽说看起来密密麻麻的,但是它们看起来都有点像蝌蚪,而且蝌蚪的脑袋部位看起来有点像雪花,这是血液在高度运动的时候,突然受到墙壁的阻力造成的,而那些蝌蚪的小尾巴,就是在血液黏在墙壁上的时候,受到重力的作用,淌下来的!”

    刘威这时候笑了笑,他接着问我说:“如果是在高度运动的情况下,那这些血咋会这么低呢?”

    我被说的有点愣,我站起来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就在这个时候,那人流涌动的火车站瞬间就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跟蒋头儿求证了一下,我问当时碾压宋娜娜的火车是货车还是客车?

    蒋头儿想都没想就回答说,“是客车,k135,通往京城的!”

    得到了确认以后,我就豁然开朗起来。

    k135次列车是从我们松江始,开往京城的一辆客运,但是路虹桥距离火车站的出站口位置还不到一公里。

    火车的加是需要时间的,同时这个位置还没有彻底驶出火车站,也就是说,当时列出是处于低状态。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些状态就可以解释了,火车当时处于慢加的状态,车轮的度显然不会是高运转,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墙壁上的血点子只有半米多高。

    刘威冲我竖起了大拇指,他看着我笑的挺开心的,说我比以前长进可不是一星半点了,他让我好好努力,以后我们六组的组长指定就是我的了。

    我跟蒋头儿都让他给逗乐了,我给蒋头儿拍了个马屁,说我能变成今天这样,还不都是蒋头儿的功劳啊,他这个独眼探长可真不是盖的,在细节的观察上面,几乎是无人能敌!

    蒋头儿让我拍的有点飘,这家伙还破天荒的从他兜里掏出来两颗烟分给了我跟刘威。

    我们仨蹲在墙根儿底下,自顾自的抽着烟,过了那么一会以后,蒋头儿就说这里头还有一点值得注意。

    我跟刘威都没人家的经验丰富,就异口同声的问他,“还有什么?”

    蒋头儿跟我俩说的依旧是血液的问题,他起身站起来,然后抬手指着周围的那些血。

    片刻后,他跟我们这样解释,他说人死以后,血液会有一个凝固期,同时,体内的压力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减小,说白了,就是血凝固了,喷射起来就很费劲!

    蒋头儿让我们仔细看看这个凌乱的现场,我们现现场的周围,铁轨上,枕木上,还有墙壁上面,全都是已经变了色的鲜血。

    通过现场的环境,我们不难看出,宋娜娜在死的时候,体内的血液处于刚刚凝固的状态,或者说,可能还没有凝固呢!

    蒋头儿道:“如果从这一点做推断的话,那么宋娜娜的死亡时间,应该不会过八个小时,应该是在今天的凌晨左右!”

    话到此时,周围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掌音!

    我随眼看了过去,原来是王昭君这女人不知道啥时候竟然朝我们仨走了过来。

    走到面前,王昭君就给蒋头儿拍了一个马屁,意思是蒋头儿的推理简直无敌了,都可以做法医了。

    蒋头儿轻轻一笑,他问王昭君他刚才的推理是不是正确的!

    王昭君点了点头,她给我们的死亡时间跟蒋头儿推论出来的差不多,是今天的凌晨两点左右!

    两点?!

    蒋头儿吧嗒下嘴儿,他这时候问王昭君还有什么现没?

    王昭君颇为无奈的叹口气,她说死者的肢体已经破坏的不成样子了,基本都碎了。

    我问她,“姐,刚才你是不是已经确定了,死者的肉被人咬下来过?!”

    王昭君点头说是,她说死者在生前确实遭受过非人的折磨,就在刚刚,她们法医又在一些人体组织上面现了大量的牙印。

    蒋头儿这时候插了句嘴,他问王昭君一个很古怪的问题,“死者的肉是被咬下来了,还是被咬了?”

    王昭君冲蒋头儿竖起了大拇指,她说你问的还真仔细,紧接着她告诉我们,死者的肉是被咬下来的,可以检查到的人体组织上面,都现了大量的撕裂状,以及挖坑状的印记,是被咬下来最直接的证明!

    刘威有点没听懂,他说这有什么不同吗?不都一样吗?

    蒋头儿摇摇头,他指着现场的环境,问我们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根据蒋头儿的提示,我努力的回忆着周围的一切环境,果然,我现现在确实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死者被咬下来的其他组织,它并不在现场!

    蒋头儿这时候就说道:“凶手既然没有把人体组织扔在这里,无非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被他给吃了,而第二种呢,就是凶手把这些组织扔在了其他的地方!”

    蒋头儿的意思是,如果凶手是按照第二种方式抛尸的话,那么我们肯定会在松江的某个地方找到抛尸点,同时,我们可以沿着抛尸地画一个凶手的大致方位,就一般情况而言,凶手绝对不会毫无规则的进行抛尸,他一定会选择一个相对于他作案地点不远不近,同时又可能让他不容易被现的地方进行抛尸!

    众人都同意蒋头儿的这个说话,不过就目前而言,想要把这个案子给拿下来,最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就只能从宋娜娜的身边开始着手调查,也就是她到底是怎么失踪的!

    王昭君此时已经领着法医队那帮人回去了,现场也被大家伙打扫的差不多了。

    众人都6续的离开,我们仨站在天桥的地下,依旧在看着这个现场的环境。

    凶手抛尸的时候没有目击证人,从现场的这个环境,我们得出凶手是进入车站里头进行抛尸的。

    但眼前有一个问题很难解释,那就是火车站周围,特别是火车道周围都安放了铁栅栏,但目前那些铁栅栏都完好无缺,凶手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

    蒋头儿没有急着下定论,我们现在站着的地方有一小摊已经黑的血迹,这是宋娜娜断头的地方。

    血迹并没有沾在铁轨上面,而是流在了铁轨的外侧。

    蒋头儿蹲在地上仔细的研究这些血,他很疑惑,一会抽根烟,一会儿撅着屁股看着周围其他的地方。

    少时,蒋头儿就冷不丁的拍了一下大腿,他说他知道凶手是怎么抛尸的了!

    蒋头儿这一惊一乍的,可把我和刘威给吓了一跳,刘威问他,“难道是飞进来的?”

    蒋头儿白了这家伙一眼,而后他站起身,指着路虹桥上面,就跟我们说:“凶手是站在桥上,把死者扔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