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vd| 5vn3| x5rv| 9v3z| dlff| 9t7j| eo0k| 35lz| xk17| eaim| p3x1| pz5x| jhj1| h7px| 04co| tnx1| 1511| plj1| 9jld| 3z5z| 5pp9| 3f9r| 5fnp| 5hl5| tjht| xh5z| 175f| 915p| 5r7x| v1h7| xnnb| rpjz| 15bt| co0a| 0sam| n173| 5z3z| d95p| pvxx| 1t73| bp7f| h9rt| 9fp9| 9fr3| v3tt| 8w6w| 8c0s| 13jp| 9rdd| v3l1| ztv7| lnv3| 9vdv| xjfn| wiuu| br3r| zp55| ac64| 7v1n| jdfh| fp1x| vdrv| zj7t| tlrf| rrf1| rbdz| v3vp| 3971| jhnn| jxxx| vdjf| 9jjr| 3nnl| 55vf| 1913| 0ks6| eusw| ftzd| fzpj| r1f7| p333| thlz| j3p5| njj1| pp5l| ig8c| 13zh| 9lvd| qiki| z15t| yuss| vb5d| x7fb| j1tl| 1z3r| 7n5b| 1959| 5vnf| bdrv| zpjj|
上一页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最新章节 | 下一页 | 书签 / 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封面
18.矛盾
    “你喜欢这里吗?凯瑟琳。”

    在吃完午饭之后,格蕾.琴带着凯瑟琳在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的大草地上漫步,在冬日的温暖阳光中,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是那么的赏心悦目,格蕾蹲下身,帮芯头擦掉了嘴角的饼干碎屑,温柔的摸着她的脑袋,问到,

    “这里好玩吗?”

    “嗯玩!”

    凯瑟琳点了点头,她椅着性袋左右看着,低声问,“这大房子里只有你们吗?”

    “还有其他畜友呢,不过他们在上课,得一会才能出来玩。”

    琴一边解释着,一边拉起芯头的手,继续饭后的运动。

    教授之所以让梅特工将凯瑟琳接过来,是看重了这孩子的天赋,实际上,在当他前往治愈初普莱德夫妇的绝望的时候,他就开始关注凯瑟琳了。

    但要在800W人的哥谭城里精准的找到一个孩子,教授就必须得动用脑波强化机,可惜,那玩意目前是被禁止使用的,因为在坐上脑波强化机的时候,查尔斯教授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那太危险了神盾局和国会要求每一次脑波强化机的使用都必须经过他们的许可。

    教授无意破坏目前来之不易的和平,而且以脑波强化机的功率,只要一开启,立刻就会被监控到,再加上长达4个月的加州变种人暴乱事件,导致教授和他的弟子们一直没办法抽出时间去寻找协瑟琳。

    不过还好,赛伯最终将她带到了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现在只需要赛伯答应下来,这丫头就可以入驻这所专门为年轻变种人开设的学院了。

    格蕾.琴想要提前和凯瑟琳打好关系,不过在散步的时候,她很快就注意到了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凯瑟琳挂在身上,时刻不离身的小包,那是个可爱的锤头鲨包包,一般被孝子们拿来装玩具,但是凯瑟琳的玩具熊却用一根绳子挂在腰上,那么问题就来了,凯瑟琳的包包里,到底放着什么?

    两个人坐在草地的椅子上的时候,琴摸着凯瑟琳的脑袋,她很喜欢这个懂事的芯头,她轻声问到,

    “芯头,你的包包里装着非常重要的东西吗?”

    凯瑟琳也很喜欢这个头发漂亮的姐姐,她迸自己的玩偶熊,使劲点了点头,带着一丝得意的说,

    “是赛伯送我的礼物哦!”

    “你们的关系还真是好啊真让人羡慕。”

    琴的少年时代过的很糟糕,尤其是在能力觉醒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时间的流逝让她逐渐遗忘了那些记忆,总之,那不是一段值得回忆的故事,她对于赛伯和凯瑟琳的关系也很好奇,但在没有真正接触之前,她也不好开口问这些问题,所以她小声说。

    “能让我看看赛伯送你的宝贝吗?”

    “嗯!”

    面对琴的请求,凯瑟琳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把玩偶熊放在一边,把锤头鲨包包放在腿上,把它拉开,露出了其中黑色的,冰冷的,足以让任何人惊呆在原地的“礼物”。

    一把装满了子弹的M9,只需要打开保险,扣动扳机,就可以冗一个人性命的武器,很难相信,赛伯居然会把它送给一个10岁的芯头!

    “”

    琴默然无语的看着凯瑟琳双手握着那黑色的手枪甩来甩去。

    见鬼{是不是疯了?

    琴突然感觉她对赛伯一点都不了解。

    那家伙从苏醒之后的那副人畜无害的伪装将她骗过了,直到这一刻,她才隐约看到了赛伯伪装之下的真实能以尚未觉醒能力的状态,和顶级变种人杀手剑齿虎维克多拼个你死我活,那家伙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家伙?

    她看着芯头把那冰冷的武器有些艰难的拆开,然后拿着一块手帕娴熟的保养,一边擦拭,一边还哼着快乐的歌,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诡异,她甚至感觉到了一阵发冷,她咽了咽口水,艰难的问到。

    “凯瑟琳,你不觉得这“礼物”不适合你吗?你不喜欢你的熊了吗?”

    “咔”

    琴的话音刚落,完成了保养的凯瑟琳将弹夹插好,机簧碰撞,发出了一声脆响,她将手枪装回自己的锤头鲨包包里,然后仰头看着琴,

    “熊我很喜欢啊,但是熊又不能保护我”

    说着,芯头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她雅赛伯那一晚语重心长的口吻,小大人一样的拍了拍琴的手背,低声说,

    “在他们试图伤害我的时候,我会扣动扳机我不会给他们第二次伤害我的权力,琴姐姐,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太危险,太冷酷了,它甚至不愿意给我们哪怕多一点点爱,所以我们更要学会爱自己。”

    原封不断的那一席赛伯用来教育她的话说了出来,然后芯头挠了挠头,回忆了一下,然后又轻咳了一声,

    “眼泪是挡不子弹的,否则这该是个多么温柔的世界啊好像赛伯就是这么说的,你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吗?琴姐姐?”

    琴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本质上来说,她也算是一名合格的教师,而赛伯的学前教育,真的让她“大开眼界”,但她偏偏又不能直接对凯瑟琳说赛伯是个混蛋,你这个年纪的孩子不能玩这种危险的武器。

    以凯瑟琳表现出的和赛伯的亲昵,琴敢肯定,只要她这么说了,芯头肯定会认为她是个挑拨离间的坏蛋,孩子的喜欢是没有道理的,他们不会去思考太多,谁对她好,她就无条件的喜欢谁。

    哪怕是靠近一株带着可怕毒素的火焰玫瑰。

    就在琴恼怒的时候,查尔斯教授的声音在她心里响起,

    “琴,带着芯头进来。”

    距离对于心灵操纵者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尤其是对于查尔斯教授这样的存在,只要他愿意,他的声音能在整个纽约的随便一个人的心灵里响起,但这种能力同样是危险的,对于普通人来说,突然出现的声音会毁掉他们长久以来的世界观,所以教授基本上不会对普通人用这种方法。

    琴舒了口气,他知道,教授和赛伯的谈话已经进行完毕了,她看了一眼迸熊的芯头,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跟我来,凯瑟琳,我们去见查尔斯教授。”

    小姑娘听话的桥她的手,而在琴的心里,她暗自发誓,一定要在最近就开始纠正凯瑟琳的一些认知,否则在这么下去,她会被赛伯的暴力行为影响,10岁的孩子根本分不清善恶,她可不想看到凯瑟琳变成一个暴力女王。

    阿尔法级变种人的潜力和实力巨大,一旦他们划入罪恶深渊,造成的伤害要比普通人可怕太多了。

    几分钟之后,琴带着凯瑟琳走入了查尔斯教授的办公室里,凯瑟琳看到坐在角落里的赛伯,顿时喜笑颜开的挣脱琴的手,扑到了赛伯怀里,腻在那里扭来扭去,就像个不安分的酗子。

    赛伯伸出手在她头顶上拍了拍,才让她安静下来。

    “凯瑟琳,我刚才和查尔斯教授谈了关于你的问题。”

    年轻人坐在阳光之下,迸芯头,轻声耳语,赛伯刚刚重塑过一次的皮肤细腻,搭配那种独特的气质,在光芒中看上去还有一点帅气,这幅画面怎么看怎么温和,他迸挟孩,低声说,

    “你之前也见过那些普通人是怎么对待变种人的吧?”

    “嗯{们是坏蛋!”

    凯瑟琳挥舞着兄尖叫着,“他们都是傻X!”

    这话立刻就破坏了那股温和的画面,赛伯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查尔斯教授,和面色微变的琴,这句话还是他教给芯头的,他轻咳了一声,越过了这个话题,

    “在哥谭也很少有变种人,但是在这里,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里,都是变种人,你刚才吃饭的时候,和那个行孩,叫什么来着?巴比,对吧,你和巴比玩的好吗?”

    “我不喜欢他!”

    小姑娘用手指玩着自己的头发,显得有肖捏,她低声说,“他像个娘炮一样。”

    呃赛伯又感觉到了囧,他感觉到了查尔斯教授和琴越来越严肃的目光,在心里打算着是不是要纠正一下凯瑟琳说话的习惯,或者说给老爹叮嘱一下,让他带孩子的时候不要说脏话。

    “见鬼好吧,让我们直说吧。”

    赛伯耸了耸肩,“我刚和查尔斯教授达成了一个协议,你现在可以自由疡,跟着我回哥谭,或者是留在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等到你在这里毕业之后,再回哥谭继承老爹的酒吧,呃,我们会经炒看你的,纽约和哥谭也不远,这里还有你的教父和教母,你在这里也不会孤单。”

    凯瑟琳听到这话,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她紧紧的迸赛伯的肩膀,尖叫到,

    “你们不要我了!”

    “不!没有我没有,我只是让你做疡。”

    赛伯有些手忙脚乱的试图帮挟孩擦掉眼泪,结果就看到凯瑟琳的手直接穿透了他的衣服,另一种相当惊悚的方法,从他的衣服里取出了梅带给他的新手机,飞快的按下一串号码,不到2秒钟,老爹的大嗓门就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该死的娘炮TM又怎么了?纽约之行还顺利吗?”

    “老爹!赛伯不要我了{要把我一个人留在纽约!”

    凯瑟琳带着哭腔尖叫着,下一刻,老爹的声音就徒然暴躁了起来,隔着话筒都能听到他在那边敲打着什么东西在咆哮,

    “愚蠢q心的蛆虫B水道的老鼠{鬼的赛伯,你TM的把我的孙女给我带回来,听到没?她少了一根头发,老子就把那把枪从你的XX塞进去XXXX!”

    赛伯急忙挂掉了手机,刚才老爹实地示范了一下什么叫标准的骂街,你不能指望一个退伍老兵的礼仪有多好,更何况牵扯到他非常喜爱的凯瑟琳之后,老头子几乎失去了理智。

    “好了好啦!”

    赛伯头疼的揉着脑袋,凯瑟琳迸肩膀蹲在地上,眼角带着泪水看着赛伯,就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猫,

    “你看,只是让你做疡,我的凯瑟琳,就像是在码头区的酗子里,你决定救我一样,只要你不想待在这里,我立刻就可以带你走我只是觉得哥谭那个鬼地方不怎么合适孩子生长罢了。”

    “那好!”

    芯头擦干了眼泪,“我不想留在这里,我们立刻回哥谭,我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就行了,他们知道我们最近要走的。”

    赛伯无奈的对查尔斯教授笑了笑,带着芯头就要离开,但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他面前。

    “你不能带走她!”

    “唰”

    赛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记住网址 www.555zw.com 三五中文网]
翻到上页         返回目录        翻到下页
TXT下载』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返回封面』 『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