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3j vvd9 db57 f3d3 zlj7 m2ey yam8 wy6e su62 5fxt
书阁网 > 珠玉在前 > 第四四五章 昏昏灯火,淡淡晚烟
  接任右通政的确为京中官员,王醴办好交接后,四月中旬便要启程。好在也没什么要收拾的,管家提前便去济南置宅安院,大件的行礼都已经送去,他们只需轻车简从,另捎带上阿雝阿煦并大鱼小鱼鲨鱼即可。

  大的阿雝再有俩月就要满三岁,小人儿如今正是喜欢别人当他是大人的时候,什么事都要自己来,连收拾行李都要自己动手,带哪样不带哪样,全他自己说了算。小的阿煦也快一岁,很经得起折腾,按王醴的话说,是个能糙着养的,阿雝还挑嘴挑人挑东挑西,阿煦什么都不挑,给什么是什么。

  “我还当鲨鱼会继续神龙见首不见尾,打算留下来看家护院当长平里一霸呢,没想到它像是知道我们要出远门似的,这几天竟往我们跟前晃。”鲨鱼的毛发特别蓬松柔软,比大鱼小鱼的都要长,孟约肖想已久,可惜鲨鱼不像大鱼小鱼那么黏乎,至今孟约得逞的次数仍少得可怜。

  “大约还是能养熟的,不枉我见它一回就喂它一回小鱼干。”

  孟约:……

  “师兄,我看你可以不必闺女,因为有猫就足够啦。”

  王醴:“年年啊,实话说,我担心再生个儿子,有这俩小人儿就足够了,再来个,我吃不消。”

  阿雝和阿煦最近极其热衷于“争宠”游戏,抱一个另一个就来,跟一个玩另一个就各种卖蠢吸引关注,吃饭洗澡吃零食更是如此。王醴最近深陷于甜蜜的负担之中——俩儿子都太爱我,然而我分|身乏术,通常为宠幸谁而烦恼。

  阿煦是凑热闹,阿雝则完全是故意的,这小人儿打现在看着就能看出来,长大后绝对是个坑弟小能手。

  “也是,万一命中注定就只有儿子缘,没女儿缘,再生也白搭。”孟约:此刻我只想静静,从来没想过这种可能,猛地一想真揪心。

  夫妻俩对视片刻,叹口气,还能怎么着,万事随缘罢。

  蒸汽机车呜呜驶进站,又呜呜驶出站,第一次见到蒸汽机车的小阿煦略看一圈后,便踏踏实实地开始睡觉。阿雝则在车厢里走来走去,走去走来,最后坐在被关在笼子里的大鱼小鱼鲨鱼面前,语重心长地说:“关在笼子里不开心吧,坐车都是这样。”

  然后扭头问孟约:“妈,我们去哪里?”

  “山东济南。”

  “山东济南,很快的。”

  孟约看王醴:“咱家这个戏是不是有点多。”

  王醴:“像你。”

  孟约:……

  山东济南虽然并没有很快,清早的车,至太阳落山,月亮升起才到济南。到的时候因不似谯郡南京通了电,仍是灯火昏昏满城,在淡淡晚烟之上别具韵致。阿雝和阿煦都睡着,大鱼小鱼鲨鱼还都在笼子里,来济南站接他们的是管家。济南车站离济南城中并不多远,不过一路折腾,到湖边宅邸时,仍已深夜。

  略作洗漱便各自安置,余事一概推到次日。

  第二日早起,孟约以为是阴天,还叮嘱王醴出门看看天气,若是看着要下雨的样子,便记得带雨具。结果打开门一看,浓稠的雾如白绸一样自门扉流淌进屋中,园中植被隐隐绰绰,乍一看,仿佛像是闯入了仙境之中。

  “真美……奇怪,南京也不是没有雾呀,怎么感觉没济南美呢。”

  “南京的雾,想看这样的,得清早起来。”

  从来没有大清早起来过的孟约点头表示理解:“这么一说济南也挺好的,不用早起也能在仙境中穿梭。”

  王醴:“先吃早饭,吃了早饭再慢慢赏景。”

  阿雝阿煦都早早起来,也没见过这样大雾的阿雝早玩出了满头大汗,这会儿仆妇正拿热棉巾给他擦身上换衣裳,阿煦则十分满足地在一旁喝奶。

  “阿雝早上想吃什么?”

  “面。”

  到了北方想吃面食,那自然容易,王醴和孟约一商量,决定带着家里两个小人儿一起出去吃一顿地地道道的济南早饭。济南街头,确实以面食为多,孟约手拿萧厨王的美食地图,找到一家小馆子,阿雝说要是吃有好多肉和菜的面,店家便在煮好的面上浇多多的浇头。

  孟约和王醴便陪阿雝一起吃,只是浇头略有不同,至于阿煦,只能吃个软软烂烂调料极少的面条。孟约边吃边觉着,这就是日后的打卤面,有一点点汤容易拌匀,料足调味好,煮面的汤用的全是事先熬好的高汤,汤色奶白,浓稠鲜醇。搁里边的酱油颜色清淡,放两大勺都只略微转一点色,以鲜味为主。

  “谯郡也有各式各样的面条,但感觉这面条滋味很独特,萧启真不愧是厨王啊,有条金舌头,什么好吃的都能找出来。”孟约觉得萧启应该出本大明美食地图来造福同胞,想到这个……孟约忽然想起米其林红宝书来,或许萧启可以弄个厨王宝书。

  王醴这才放下心来,景致满意,食物也满意,想必在济南京能待着好。吃过早饭,把孟约和俩小的都送回家,王醴才收拾齐整去司法厅上任。因他就是山东司法厅第一任主官,并不需要与谁交接,直接去司法厅就职便是,当然,回头还是要与山东省台衙门和督抚衙门一应官员见见面认识一下,吃吃饭谈谈天说说山东省的种种境况。

  孟约则得上街寻她家书商的分店,书商为能就近催她稿,直接到分店坐镇,比她还早来济南呢。书商离开南京前,再三叮嘱,到济南一定要去寻他,不然他要炸掉。为避免她的书商炸掉,孟约领着阿雝一块出门,至于小的吃饱玩一会儿又开始犯困,孟约便索性把阿煦留在家中。

  书商的分店坐落在一处湖边,迎面水波泛泛,荷叶亭亭,风吹来满湖清香,书商原本坐在店里打呵欠,见到孟约来什么困意都烟消云散,忙迎上来:“阿孟姑娘,我可是等到你了,今要再见不着你,我可真不知道怎么活。”

  孟约:我的书商用词真是越来越不羁!

  “安心安心,今天认着门,过几日新的绘本修好,立马就着人给你送来,绝对不会断顿的。”《缉凶录》且还有得画呢,现在就不知道怎么活,时不时说要炸,将来怎么办,日子还长着呢。

看过《珠玉在前》的书友还喜欢